每一位教授 都可以成为网红

撰写时间:2016-06-28  来源:广东省教育研究院 浏览量:

    6月19日,厦门大学举行的2016届本科毕业典礼,新闻传播学院教授邹振东的毕业致辞刷爆了网络。时至而今,一系列“不要随便叫别人老公”的断章语录,仍在各大平台被疯狂转载。邹振东却感叹,“我预料了开头,没有预料到结尾。” 

    “不要随便叫陌生男人老公,不论他多有名有钱”,逻辑未必能自洽,却戳中拜金主义的死穴,那些被女孩们称为“国民老公”的大概要哭昏在厕所了。“我首先是个教授,本来也就是个教授,只是突然被网红”“每每真功夫的学问少人问津,偶尔真性情的发言容易成为网红”,从这些话当中不难看出,虽然一夜爆红,但邹教授似乎并不是很愿意被贴上“网红教授”标签,更希望人们记住他的教授身份。其实,网红称号并没有委屈教授。

    就算大名鼎鼎的科学家,也不介意自己成为网红。4月12日,物理学家霍金在新浪上开通了自己的微博,先后发布了两条状态,分别介绍自己如何与中国结缘以及未来的“纳米飞行器”计划。微博发出后不久便迅速引爆网络,短短两天,霍金就收获了300多万粉丝和50多万条评论,其热度恐怕连当红明星也会自叹不如。6月6日上午,他还发微博为次日即将参加高考的940万中国考生加油打气:“未来将因你们而生”。世界级大科学家如此接地气,这样的网红有什么不好呢?

    教授成为网红,对公众是一场科普,增加公众对科学的认知。霍金在中国成为网红,加深了中国公众对他本人以及他所研究领域的了解,宇宙论和黑洞也常见诸各类公众媒体。这种事,不久前国内也上演过——河北科技大学的韩春雨副教授,一鸣惊人地发表了一项“诺贝尔级”的实验成果,瞬间成为“网红”科学家。通过媒体大量跟进报道,不但这位“非著名教授”知名度大大飙升,“基因编辑技术”也逐渐为公众所了解,这无疑是一场高质量的科普。

    教授成为网红,对学生是一种福音,皆因这种教师可遇不可求。河南大学副教授常萍,教授“诗词鉴赏”成为网红,据说只要是她的课便会场场爆满,门外蹭课的学生经常挤得水泄不通,为了能占到座位,需要提前一个小时到场。武汉工程大学副教授张志,以“秋叶”的网名教大学生玩PPT,吸引了30万微博粉丝和超60万微信粉丝。在国内一家新媒体大数据平台出炉“网红百强榜”,“秋叶”的“网红指数”仅次于“papi酱”……这样教师上课,还怕学生睡觉、玩手机、翘课吗,还需要用考勤、扣分等分段吗?

    邹振东教授曾作过一个形象比喻:“大学和她的学生应该像恋爱关系,彼此拴住对方的心。所以,我觉得学生上课睡觉,一定是老师的错。每一堂课就是一次约会,你怎么能在约会时让对方打瞌睡呢?”话虽这么说,可是,在大学的教与学“江湖”中,能得到学生“精彩绝伦,超喜欢听,能学到很多东西”评价的教师实在少之又少,好课寥寥,“还可以”“一般般”是最为平常但也勉强及格的答案,一些教授就算专业知识水平很高、科研能力很强,但讲起课来,学生昏昏欲睡、兴趣全无。课堂教学是大学教育的起点,课堂教学质量不高,一切都只能是空中楼阁。无论教授忽视课堂教学有多少现实理由(如重科研轻教学等),站在学生角度,都是不成立的。

    当然,让每一位教授都当网红是不切实际的,但至少可以用网红思维,提升自己的教学水平与人格魅力,成为学生佩服、崇拜的对象,让课堂变得有趣,让学生坐得下来,听得进去,还追着听你的课,效果就达到了。

    (原文发表于广州日报大洋网:http://news.dayoo.com/pinglun/201606/27/144989_47459401.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