敏锐•深广•透辟 ——读郑惠生先生的《文艺学批评实践》

撰写时间:2017-11-03  来源:广东省教育研究院 浏览量:

崔德香
(汕头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社会科学系副教授)

    郑先生,学生眼中的帅叔叔,丰神俊逸,神采翩然。他讲授美学和文艺理论,不带书,不照稿,不用PPT,两三个小时的课,他从容不迫,徐徐道来。
    郑先生的乐趣,买书读书。很少见他添新衣,终年是白衬衫。但买书买得多,自己拥有一座“书城”,数量以万计。
    郑先生不时髦,但关注“时髦”的现象,如他曾写过一本叫《审美时尚与大众审美文化》的书(中国文联出版社1999年版)。他关心时事,也关注学界前沿、学术热点,写了很多研究文章,其中有10篇被人大复印资料《文艺理论》《美学》全文转载。
    最近,由广东高等教育出版社出版的这本《文艺学批评实践》,是郑先生长期从事学术批评工作的一部专著,从中可见其批评的风格——敏锐、深广、透辟。
    从这部专著的内容框架中,可见到郑先生敏锐的问题意识,如针对学界涌起的“去经典化”论调,文艺学批评的“非学术化”倾向,文艺史史期命名的随意性表现,学术期刊选稿用稿存在的问题,学术事件始末所呈现的参与者的思维立场与作风,等等。因而,这本书在客观上反映了近二十年来中国学术界的诸多重要症象,也呈现出郑先生对这些重要症象的严格审视和深入思考。
    学术见识深,学术视野广,在深广基础上展开的批评思辨才能带来透辟的明理效果。如对于王确教授在《文学经典的历史合法性和存在方式》(发表于《文学评论》2007年第2期)中的重要观点:“文学经典的生成依 据,主要并不在经典本身,而是在人们认识文学这一现象时所选择的认知策略”,郑先生写了《文学经典的生成、意义和特性——兼与王确先生商榷》予以回应。要梳理文学经典的概念、文学经典的形成,就要面对相互关联和缠绕的多个方面问题,如历史与现实、客观与主观、变化与稳定、短时和长时、社会和个体,等等,这可是相当地复杂繁难。但郑先生迎难而上,他在文中所作的阐发和判断,既有自己的深思熟虑,又有他人的理论言说作佐证,其引用的文献资料多达82种。这种论述,“理”“据”并行,以“据”明“理”,“理”必然透辟。
    郑先生对于科学真理的追求,是热忱和认真的。他将学术批评看作是“一个永远开放的战场”,当面对“非学术”的学术批评、不良的批评环境以及“不平”的批评平台时,他的笔墨就成为了他批评的利器。这种“激进”的作派和立场,在今天,因其认真,尤觉可敬。
    郑先生生活在汕头这个南方小城,慢悠悠地骑自行车,悠悠然地吸着香烟,常幽默地笑谈,夜深人静时在自己的“书城”里读书、思想和写作。与他同道者不少,郑先生当不会有“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稀”这种寂寞吧。

    作者简介:崔德香(1971-),女,山东胶州人,文艺理论副教授,文艺学硕士,现在汕头职业技术学院人文社科系从事文艺理论、美学的教学和研究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