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评价指标体系研制报告

撰写时间:2018-02-23  来源:广东省教育研究院 浏览量:

    编者按:“广东高水平大学建设评价指标体系研究与实践”是广东省深化教育领域综合改革试点项目。项目形成了《广东高水平大学建设研究报告》《国内外大学排名评价指标分析报告》《上海、江苏、香港高水平大学建设基本经验及其启示》《国(境)外大学内部管理制度研究报告》《一流大学治理的四维框架:架构、制度、运行与沟通》等10余篇报告或论文,于2017年11月20日通过专家组验收,评为“优秀”等级。《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评价指标体系》是项目核心成果,现简报如下以供参考。
    一、指标体系研制的背景 

    2015年4月23日,省委、省政府召开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工作会议,同时印发《关于建设高水平大学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同年6月2日,省教育厅印发《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实施方案》,明确“分校分期确定建设预期目标,对规划落实、资源统筹和建设成效进行动态考核评估”,并要“根据不同类型建设高校和项目、不同建设阶段选取不同的绩效评价指标”;6月30日,省政府办公厅公布广东省高水平大学重点建设高校和重点学科建设项目名单,共有7所重点建设高校和18个重点学科建设项目入列。
    《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评价指标体系》(以下简称《指标体系》)旨在用于对广东高水平大学建设绩效进行评价,主要面向高水平大学重点建设高校,并适当兼顾重点学科建设项目。
    二、指标体系研制的基本原则
    根据省委、省政府对高水平大学建设的要求和参建高校改革发展情况,吸收借鉴国内相关评估机构关于高校事业发展评估指标体系,本《指标体系》坚持体现五项基本原则。
    (一)内涵提升与服务发展有机结合。按照《意见》,高水平大学建设一方面要推动参建高校由规模扩展转向内涵发展,实现内涵发展水平大幅提升,另一方面要推动参建高校对接国家特别是广东经济社会发展战略需求,在服务创新驱动发展等重大战略中发挥基础性、引导性和支撑性作用。鉴此,《指标体系》在一级指标设计上既考察学校学科建设、师资队伍、人才培养、科研创新等内涵发展水平,也考察学校结合发展定位和办学特色优势在服务创新驱动、服务社会、服务文化传承创新、服务国际交流合作方面的能力与贡献度。
    (二)改革导向与实际业绩有机结合。《意见》特别强调参建高校要通过在内部治理、学科布局、人事制度、科研评价、资源配置等重点领域深化改革、创新发展,以此激发学校发展活力,提高核心竞争力和服务经济社会发展能力。同时,省教育厅专门部署学校制定全面深化改革方案。从一定意义上看,在3-5年建设期内,良好的改革创新对学校内涵式发展更具有基础性、长远性价值,更值得总结和评估。因此,《指标体系》总体框架由“事业发展”和“改革创新”两部分组成,其中“改革创新”占30%,意在使高水平大学建设评价既体现结果导向又高度关注学校以体制机制为核心的改革创新举措的酝酿、部署和推动情况。
    (三)定性评价与量化评价有机结合。《指标体系》一方面在考察学校改革创新举措时,以定性评价为主,以期能够科学、准确反映学校改革创新的深广度、适恰性和持久力;另一方面在考察学校事业发展成效时,以量化评价为主,以期通过关键指标数据的对比分析反映学校总体发展态势,以对参建高校进行相对全面、客观、准确的评价。
    (四)共性要求与个性特征有机结合。广东高水平大学建设学校,无论是整体建设高校还是项目建设高校,各学校学科类型、发展基础、服务面向、特色优势等均有较大差异,不宜用一把尺子衡量。因此,《指标体系》一级指标的主要功能在于反映省委、省政府对参建高校的共性要求,观测点的主要功能在于反映参建高校的特色与优势,主要做法包括:一是为多数一级指标设计诸如“其他有代表性指标数据”“其他特别突出的改革创新举措”等开放性的观测点;二是由学校根据自身情况提供具体案例或主要举措等,如一级指标“社会服务”以学校提供5个典型案例的方式进行评价,“改革创新”部分除“总体情况”外的所有一级指标均由学校列举自身采取的主要改革举措等,以更好展现办学特色和成绩。
    (五)全面覆盖与突出重点有机结合。《指标体系》对参建高校从学科建设、人才培养、师资队伍、科学研究、社会服务等方面建设成效进行评价的同时,明确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参建高校的工作重点和主攻方向,围绕当前制约学校发展的主要问题、发展短板等因素选取具有重要性、代表性和关键性的指标作为一级指标观测点,如“师资队伍”的观测点没有将拥有博士学位教师达到一定比例要求列入其中,主要是考虑到伴随着参建高校专任教师退休自然可达到较高比例这个因素。
    三、指标体系的构成及特点
    鉴于广东高水平大学建设高校在建设过程中既要注重事业发展,也要夯实未来发展基础,指标体系由“事业发展”和“改革创新”两部分组成,每一部分均包括“一级指标”和“观测点”两个层次。

表1  《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评价指标体系》基本构成及评价

    《指标体系》具有三个主要特点。
    (一)紧密对接省教育厅与各建设高校签订的高水平大学建设目标任务书。《指标体系》第一部分采取“总—分”结合的设计方式,共设计8个一级指标,其中“总体发展”指标意在对学校整体发展态势进行总体性考察与把握;“学科建设”“师资队伍”“人才培养”“平台基地”等7个一级指标意在反映学校在这些重点领域的建设成效,同时这7个一级指标既对接省教育厅与各建设高校签订的高水平大学建设目标任务书的内容,也是高校内涵建设和发展7个最为重要的方面,如“学科建设”“师资队伍”“平台基地”是参建高校内涵提升极为重要的基础性工作,“人才培养”“科研创新”“社会服务”是参建高校最为核心的职能和最为重要的任务。
    《指标体系》第二部分从“总体情况”“内部治理结构”“学科专业布局”“人事制度改革”“人才培养模式”等7个方面考察学校改革创新情况。这7个方面,不仅是《意见》对参建高校改革创新工作的总体要求,也是近年来我国高校改革发展中普遍面临的关键性问题。这些问题的解决,对于激发学校内在动力与活力,形成持续发展机制,具有至关重要的作用。
    (二)根据一级指标的不同类型确定不同评价维度。由于《指标体系》主要针对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进行评价,而高水平大学建设既具有阶段性也具有持久性,阶段性主要体现为参建高校与省教育厅签订了有关建设目标任务书,《指标体系》要对其建设成效进行评价。第一部分除“社会服务”外的7个一级指标,主要采取量化评价方式,采取“建设成果”和“标杆比较”两个评价维度,并根据建设目标达成情况分“完全实现”“部分实现”“没有实现”三种评价结果;对第一部分“社会服务”这个一级指标则根据学校提供的5个典型案例从“社会贡献力”维度进行定性评价。第二部分对学校改革创新举措采取定性评价方式,考虑到改革举措从酝酿到实施、到效果显现均有一个过程,因而采取“改革举措”和“建设成果”两个评价维度,并根据改革举措预期效果达成情况分“完全实现”“取得进展”“正在进行”“没有实现”四种评价结果。此种设计是为了较好地兼顾不同一级指标的评价维度和考察重点的不同。
    (三)在评价上赋予专家一定的自由裁量权。一是有别于当前很多考核评价指标体系对一、二、三级指标甚至观测点逐一打分的设计(此种做法不仅打分过细,分值区分度不高,容易因各观测点之间的不平衡而产生争议和矛盾,且无论何种赋值都不能充分证明其科学性与合理性),《指标体系》仅对一级指标的各观测点进行总体评价,在“一级指标”栏目打分,这样既能化繁就简,也有利于对学校进行总体性评价和分析。二是对一级指标的评价结果设置分值区间,具体由专家进行权衡赋分。《指标体系》第一部分除“社会服务”外的7个一级指标,对其建设成效“完全实现”“部分实现”“没有实现”分别赋值7-10分、1-6分和0分,“社会服务”主要对学校提供的5个典型案例分别进行社会贡献力评价且分值均为0-5分;对第二部分7个一级指标的建设成效“完全实现”“取得进展”“正在进行”“没有实现”分别赋值7-10分、4-6分、1-3分和0分,具体由专家根据建设情况进行权衡赋分。三是在总评价上,根据第一部分、第二部分各自总分,分别按70%和30%的权重进行合计,形成受评学校总分。
    本《指标体系》在研制过程中,为更具科学性、规范性、创新性、可行性,于2017年5月—6月先后分别征求省教育研究院内设机构,省教育厅有关领导和发展规划处、高等教育处、科研处,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等7所高水平大学重点建设高校的意见建议,并邀请省教育厅高等教育处、科研处有关负责同志和中山大学、华南理工大学、暨南大学等高校专家研讨,项目组结合各方意见建议对《指标体系》多次修改完善而定稿(见附表)。 

附: 广东省高水平大学建设评价指标体系(基本框架)

             第一部分:事业发展(70%)

说明:
    1.总体发展、学科建设、师资队伍、人才培养、平台基地、科研创新、国际合作七部分主要采取量化评价方式,侧重通过具体数据对比分析,阐述学校事业发展总体情况和各重点领域建设发展情况;社会服务部分侧重定性分析,学校结合定位与特色优势,通过5个典型案例(每案例限500字以内)对社会服务情况进行综合性描述。
    2.建设目标,主要根据学校与省教育厅签订的高水平大学建设目标任务书的目标任务进行确定。
    3.建设成果,指对照一级指标和观测点,学校按统计年度要求已取得的建设成就和相关指标的进展与增量情况,突出学校自身的纵向比较。
    4.标杆比较,指学校与主要标杆学校相关领域建设成果的对比情况,突出学校建设成果的横向比较。
    5.不指定具体大学排行榜,由学校自行选择和列举大学排行榜数据进行证明。
    6.学科评估以教育部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发展中心第四轮学科评估结果为依据。
    7.国家级高层次人才,包括两院院士、长江学者、“千人计划”入选者、“万人计划”入选者、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国家级教学名师、国家百千万人才等。
    8.青年拔尖创新人才,包括“青年千人计划”入选者、青年“长江学者”入选者等。
    9.人才培养,包括本科生和研究生。
    10.国际合作办学,包括与国(境)外高水平大学合作举办非独立法人的二级学院、经教育部批准认可的中外合作办学项目等。
    11.教师出国研修,指在国(境)外获得学历、学位和进修访学时间超过半年的教师。
    12.学生国(境)外交流,指正式办理手续,在国(境)外学习、交流半年及以上。

             第二部分:改革创新(30%)

说明:
    1.本部分主要是定性评价,侧重通过学校围绕6个重点领域深化改革的具体举措及实际成效,分析学校改革发展情况。
    2.建设目标,主要根据学校与省教育厅签订的高水平大学建设目标任务书的目标任务进行确定。
    3.建设成果指改革举措在推进过程中取得的进展、效果等。

项目负责人:
    劳汉生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项目组成员:
    孙丽昕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室副主任,副研究员
    王志强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贾秀险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室助理研究员
    田  锋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高等教育研究室副研究员
    耿景海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民办教育研究室主任,研究员
    张伟民  广东省教育研究院教育评估室主任,助理研究员
    鲁巧巧  广东金融学院助理研究员
    刘子云  广州大学教育学院讲师
执笔成员:
    孙丽昕、王志强、贾秀险、鲁巧巧